中国石油天然气运输公司
运输公司 > 媒体聚焦
中国石油报:三千里奔波,只为江城不停摆
打印 2020-03-04 15:53:00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
    本报讯(记者 徐远震 马磊) 疫情来临,大多数人选择居家隔离,但有人自愿向险而行。他把家当旅社,每天穿行于华南海鲜市场与金银潭医院之间——   

  “你回来吧,就算是感染了,这也是你的家……”周亿听得出,妻子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颤抖。那一刻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开,空荡荡的武汉市区,更强烈地让他感知到危险。可是,谁让自己是一名油罐车司机呢?职责所在,必须向前。   

记住,你还有个家   

  120日,运输公司湖北分公司武汉配送中心驾驶员周亿卸完当天最后一车油,准备回家过年。前一阵子,老家舅舅去世,他得回去上坟。   

  一个电话,打乱了周亿的计划——配送中心领导说,疫情越来越严重,外地员工想尽快回家,问他能否在春节期间值班。   

  周亿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下来:“搁平日我可能会让别人顶一下。现在不行,这条线路太危险。”   

  他负责送油的金家墩加油站距华南海鲜市场仅800米,塔子湖加油站则紧邻金银潭医院。   

  晚饭后,周亿告诉妻子他的决定。正在收拾行李的妻子愣了一下,没说话,找出一个小喷壶,灌上消毒液,塞在他工装口袋里就去睡了。第二天早上周亿出门时,妻子追到门口说了一句:“干你们这行的,长年把家当旅社,我能理解,但你也要记住,你有个家。”   

  42岁的周亿是个硬汉,但听到这句话仍觉得鼻子酸酸的。自己每天早出晚归,妻子一个人把家里大小事全包了,从没抱怨过。   

  为了这座城市,冒点险算啥!   

  在岗6年,周亿习惯了这种工作节奏:5时起床后,先到配送中心领计划,然后去油库装油、登记、打铅封后上路。危化品运输车早高峰不能进三环,他必须在7时前把油送到加油站,计量、卸油、签字后返回配送中心……每天往返两到三趟。   

  5时多的武汉,路灯还未熄灭。开车行驶在空荡荡的三环路上,周亿内心涌出一阵自豪感:咱这也算是壮士出征啊!为了这座城市不停摆,冒点险算啥!想到这里,他踩下油门向武汉油库驶去。   

  武汉油库位于阳逻镇,距离金家墩加油站62公里。武汉封城后,油品需求量锐减,但周亿配送的加油站油罐容积小,仍得一天送两趟。特殊时期,工作流程也烦琐起来,不仅进出油库要严格消毒检测,一路上还要经过四到五个检测站,量体温、登记、盖章。   

  长期处于危险环境中,神经会不自觉地麻木。周亿能感知到的危险,是昔日里拥堵不堪的市区道路变得冷冷清清,除了检查站的工作人员,再也见不到人迹。另外就是,有一次他过检查站,一名检测员对他说:“师傅辛苦了。注意安全!   

  危险来时,他想靠抛硬币来选择方向   

  担心的事还是来了。   

  一天傍晚,周亿送完油准备回家,有人告诉他,每天和他接触的那名加油员因发烧被送去医院隔离了。周亿的心颤抖了一下,赶紧把车停在路边空地上,打电话向公司上报情况。不到5分钟,配送中心领导打来电话:“你先不要回家了,万一携带病毒,传染给老婆和娃儿就麻烦了,公司腾个房间给你隔离,我们派专人照顾你。”   

  刚挂断领导电话,老婆的电话就打进来了:“事情我都听说了,这个时候就别去给公司添麻烦了,你回来吧,就算是感染了,这也是你的家。”   

  何去何从?周亿很想抛一枚硬币来替自己决定,可摸摸衣兜,连枚硬币都找不到。那天晚上,他一个人在车里待了近两个小时,思量再三,调转车头回了家。   

  “如果我被感染了,整个配送中心都得被封,这会影响半个武汉市的油品配送。”周亿回忆道,言语间充满感动,“平日独自开着车在外面跑,风里来雨里去,没有归属感。但是,危险时刻公司领导和老婆对我的关心,让我知道,其实我有一大一小两个家。”   

  第二天,好消息传来,经过医院检查,那位加油站员工只是普通感冒,解除了医学观察。周亿又踏上了送油路。武汉配送中心的调度单上记录着:从121日至128日,周亿先后向金家墩、塔子湖等加油站配送油品12车次,共计201吨,累计行驶1500余公里。   

  后记   

  129日,由于武汉市全面封锁道路,加油站不再发送配油计划,周亿可以回家休息了。他居住的小区已经封闭,社区定时安排车辆为居民配送蔬菜。周亿自告奋勇做了社区志愿者,卸菜、分装、搬运、收拾垃圾……每次送菜师傅离开时,周亿都会远远喊一声:“师傅辛苦了,要注意安全”!   

  信息来源:中国石油报 2020年3月4   

2020-03-04 15:53:00 来源: 责任编辑: